當前位置:>財經前沿
服貿會觀察:全球服務貿易壁壘如何消除?
2020年09月07日 10:44  瀏覽字號:【    】     打印本頁

9月4日,2020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在北京開幕。本次服貿會是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中國在線下舉辦的第一場重大國際經貿活動。圖為9月4日傍晚拍攝的服貿會室外展區。 中新社記者 田雨昊 攝

  中新社北京9月6日電 (記者 龐無忌)過去十年來,跨境服務貿易增速已超過貨物貿易,成為全球貿易和世界經濟增長的新動力。服務貿易更是各國發展和競逐的重點。但當前全球服務貿易發展仍然面臨包括政策壁壘等在內的多重挑戰。

 

  如何消除服貿壁壘,打通服務業價值鏈?正在舉行的2020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期間,國際組織、跨國公司負責人和智庫專家給出了建議。

  其一,減少“進入”的難度,進一步降低準入門檻。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駐華首席代表史蒂文·艾倫·巴奈特(Steven Alan Barnett)表示,多個國際組織研究認為,各國對跨境服務貿易、外國服務提供商的進入、所有權和經營的限制普遍存在。

  這些限制對跨國公司的“進入”形成障礙,而跨國公司恰是推動服務業全球化的主體。全球海運物流巨頭馬士基(中國)有限公司總裁彥辭(Jens Eskelund)在此間表示,“作為跨國公司,我們在130多個國家都有經營,我們需要市場準入”。他認為,市場準入的互惠是推動消除服務貿易壁壘的基礎性措施。

  繼續放寬服務業市場準入,主動擴大優質服務進口,正是中國所作出的開放承諾。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張軍擴指出,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中國重點推進的改革包括進一步完善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完善外資準入前和準入后的國民待遇制度,全面清理外資準入負面清單之外領域對外資單獨設置的準入限制。

  其二,降低“邊境后”的壁壘。

  過去人們更強調如何降低市場準入這種“邊境上”的壁壘,但隨著服務貿易的深入發展,“邊境后”的壁壘問題愈發受到關注。一些外商可能在進入之后被行業資質、本地注冊或者一些模糊的法規等“玻璃門”和“彈簧門”擋在門外。這些壁壘的清理與降低準入門檻同樣重要。

  世界銀行集團亞太區高級副行長維多利亞·克瓦(Victoria Kwakwa)表示,如今服務貿易壁壘通常為“入境后”監管措施,包括歧視性政策,比如為國內現有企業保留市場,限制外國企業競爭等。這些壁壘還表現在貿易成本的增加上,這些成本增加可能來自于:獲取有關適用規則和要求的信息、認證和合格評定程序以及程序性要求的實施或管理方面的不確定性等。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陳文玲強調,中國想要成為跨國公司的投資熱土,就需要減少服務貿易的要素流動“邊境上”和“邊境后”的壁壘,特別是“邊境后”的壁壘,推進跨境的互聯互通,吸引跨國公司在中國形成更加順暢的資本鏈。

  其三,加強各國監管等相關政策的協同性,提升效率。

  彥辭指出,如果各國政府能夠開展合作,開始協調其監管和政策,比如檢疫政策,進口、出口的限制等,在這些方面如果能更多地在全球層面上保持一致的話,就會大大提高服務貿易的效率,降低跨國公司的成本。

  中國正在推動實現這種接軌。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對外經濟研究部部長張琦認為,中國推高水平的對外開放,要形成與國際接軌的規則、監管和法規,包括標準、制度、體系的對接。而且不光對外開放,對內改革也要配套進行,要雙效驅動,相互促進。

  其四,縮小數字鴻溝,推動數字貿易的發展和數據的自由流動。

  過去十余年來,數字革命極大地促進了服務貿易的發展。國家綠色發展基金監事會主席汪義達認為,數字技術廣泛應用有效打破了原有的跨境服務壁壘。張琦也表示,數字經濟大幅度降低了服務貿易的成本,也大幅度提升了服務的可貿易性。

  隨著數字貿易的發展,多位專家認為,服務貿易的技術壁壘還將持續下降。史蒂文·艾倫·巴奈特表示,電子通信成本的迅速降低和互聯網的普及,尤其是寬帶的推廣,使得遠程服務變成可能,技術壁壘持續下降。(完)

【編輯:高峰】
18年有什么赚钱的好项目 快3玩法及中奖规则 内蒙古自治区11选5 沪深在线配资 大乐今天透开奖号码查询 广东十一选五玩法中奖规则 燕赵风采排列7开奖结果 怎么分析大盘和股票 配资114股票配资平台 米管家配资 北京塞车pk10官网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