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新聞內容
試論領導干部應急管理的七種思維
劉凱 發布時間:2020年08月14日 14:05
劉凱 2020年08月14日 14:05

  新冠肺炎疫情是對各級領導干部應急管理能力的一次大考。這種疫情最為難纏,對干部的考驗極大。在這種大考測試下,一些干部不敢或不會應對,以老方式或以極端方式應對,暴露出應急管理能力的不足。一般而言,想明白才能做明白,能力不足往往源于思維不足。因此,領導干部要提高應急管理能力,應當從思維方面下功夫,重要的大約有這么七種:預見性思維、求實思維、時間思維、空間思維、科學思維、法治思維、系統思維,試作簡要分析如下:

  一、預見性思維

  毛澤東講過,“為著領導,必須預見”,“沒有預見就沒有領導”。預見性思維是領導者的重要素養。常規管理要有預見性思維,應急管理更是如此。新冠疫情好比照妖鏡,照出了一些領導干部預見性思維的欠缺,例如防疫物資儲備嚴重不足、平戰結合的隔離病房捉襟見肘、防疫人才隊伍建設非常滯后,等等。要適應現代應急管理工作需要,亟需加強預見性思維。

  預見于事前。預防勝于救災,善領導者必善防。如何防范于未然?其一,加強危機意識!皥D之于未萌,慮之于未有”。例如晴帶雨傘,飽帶饑糧,未雨綢繆,居安思危,都是有危機意識的表現。平時想問題、辦事情要把困難和問題想得多一點,做最壞的打算,做充分的準備。其二,學習歷史經驗。從某種程度上說,人類的歷史就是不斷與災難作斗爭的歷史。很多災難都會反復發生,做好發生前的預防就要向歷史學習。以烈性傳染病為例,2003年有SARS,2009年有甲流,2012年有MERS。學習SARS的防控經驗,就可以為防控類似疫情制定比較科學的應急預案,做好較充分的應急準備。其三,做好應急演練。應急具有很強的實操性,如無實操經驗,僅僅紙上談兵,難以保證效果。對于信息收集、危機預警、應急決策、應急調度、信息發布、媒體應對等方面,都應做針對性的模擬演練。

  預判于事中。事中還有機會進行預判,及時止損。首先要善于發現先兆。歷史經驗表明,突發事件一般都有征兆。正如海恩法則所言,每一起嚴重事故背后,必然有29次輕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個事故隱患。要能見微知著,從隱患中預知危險,及時消除隱患。它需要一定的知識儲備、細心的觀察和縝密的思考。其次要善于判斷趨勢。事件剛發生時,要作形勢判斷,重點及時收集和分析信息。一得到事件發生的消息,就要第一時間判斷形勢并啟動應急預案,第一時間現場調研,第一時間調整預案,第一時間發布消息。再次要善于預防次生災害。大災之后常有大疫、社會恐慌、謠言、搶購甚至經濟社會動蕩等次生災害。因此要及時采取有效措施預防和應對。

  二、求實思維

  求實即實事求是,它不僅是應急決策的基本原則,也是動員群眾、消除謠言、樹立公信力、戰勝危機的重要法寶。

  致力于察實情。應急決策雖然時間緊迫,但最忌情況不明亂決策,必須先掌握實情。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察實情要下一番艱苦的調研功夫。一方面要盡可能親臨一線,掌握一手材料。另一方面,要克服困難,想盡千方百計掌握真實情況。在調研過程中,特別是對于重大突發事件,當事人出于維護自身利益的角度,可能阻撓調研和隱瞞實情,給調研造成較大的困難。這就需要有一點不怕困難、敢于斗爭的勇氣,同時要有一點迂回曲折的調研方法。1961年,國家主席劉少奇曾在長沙縣天華大隊調研18天。他不滿足于一般的看材料、聽匯報、開座談會,而是來到田間地頭、農民家中打探實情,苦口婆心跟農民做工作,甚至敬煙鞠躬賠不是,動之以情、感之以誠,終于掌握了真實情況,聽到了農民的心聲,最終做出了解散公共食堂的正確決策。這種扎實的調研精神和有效的調研方法仍然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值得今天的黨員干部學習。

  敢于說實話。誰都知道說實話有利于解決問題,但是說實話往往會得罪人,這就是說實話的悖論。中央要求各級領導干部守土有責、守土負責,出了問題要問責,這是正確的。但是為了怕擔責而掩蓋問題則是錯誤的。之所以怕擔責還是私心在作怪。例如有的認為講真話會吃虧,于是瞞上欺下、掩蓋問題;有的認為報喜不報憂可以占便宜,于是成績拼命夸大、問題私下擺平;有的認為做官不能太認真,于是虛與委蛇、應付了事;有的認為面子就是政績,于是把表面光鮮當作晉身階梯……凡此種種,說到底就是形式主義。形式主義害死人,特別是在應急管理中。要徹底地反掉形式主義,打破說實話的悖論,就要大興求真務實之風,作為黨員干部要為老百姓說實話,作為黨組織要營造鼓勵大家說實話的氛圍。

  落腳于出實招。為動員群眾應對突發事件,政府出臺一些激勵政策是非常必要的。問題的關鍵在于政策的落實。第一,說到就要做到。第二,如果做不到就不說。第三,不讓老實人吃虧。這次疫情防控主要責任壓在基層,一線醫務人員和社區防疫工作者作出了巨大貢獻。但有的地方在落實防疫人員待遇時,設定苛刻條件少發甚至不發一線工作者的補助;有的地方落實關心關愛一線工作人員不力,讓他們連續工作一兩個月不休息;有的地方把責任全部甩給基層,資源卻不下沉;有的地方表面上鼓勵反映問題,實際上不認真解決問題,甚至極力回避問題,等等,官僚主義、懶政怠政依然存在。這種風氣一旦滋長,認真負責的人就會吃虧,敷衍了事的人就會占便宜,久而久之就沒有認真做事的人了,問題就層出不窮,越來越大。這就是不務實的危害。所以,一定要加強執行力建設,狠抓落實。

  三、時間思維

  應急管理的關鍵在一個“急”字。急是時間概念,意味著必須在短時間內解決問題,否則不叫應急。所以,時間思維事關應急管理的成敗。時間思維包括速度、過程及效果的把握。又快又好地應對是理想狀態,實際中應把握快速與有序、過程與結果的辯證關系。

  兼顧快速與有序。快速就是要把握時效性。要快速決策,一秒都慢不得;要快速實施,一分都耗不起;要快速完成,一陣都不能拖。對于傳染病防控,貴在早發現、早隔離、早診斷、早治療。本次疫情發生后,如果盡早采取封閉管理措施,疫情的損害會更小。遺憾的是當時決策者的認識是模糊的,甚至盲目認為不采取嚴格措施也“可防可控”,直到1月下旬才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于是不得不封城、封省、全民禁足了。所以,對于應急管理,時間就是生命。在爭取時間、快速反應和處置的同時,要保證應急管理效果,還必須做到組織有序。有序就是要把握秩序性。突發事件具有突然性、意外性,信息不充分,心理容易恐慌,恐慌就容易失序,失序就容易出錯。要做到處變不驚、急而不慌、忙而不亂,然后有條不紊地組織救援和處置。

  更加注重過程。過程與結果孰輕孰重?應當是過程更重要,無過程則無結果,過程好結果才好。因此,在應急管理中,要把握事件的過程性,重視過程管理。首先,應根據事件的規模、擬投入的資源對過程的長度有一個估計和判斷。大部分突發事件都可以速戰速決,過程不會太長。例如小規模的地質災害,可能在幾天內就可以處理完畢。重大傳染病可能要幾個月。但這次新冠疫情應對過程變得不可預期。新冠病毒比以往任何病毒更加難以對付,不但潛伏期長達14天左右,還有無癥狀感染者有傳染性、治療周期長、傳播途徑多、傳染性強、受氣溫影響不顯著等特點,加上疫情迅速傳遍全球,境內基本控制之后,境外倒灌風險持續增大,疫情防控被迫常態化。因此,中國還得陪世界走完疫情防控的下半場,包括應對疫情帶來的各種次生災害。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要做好打持久戰的各種準備。

  四、空間思維

  應急管理的空間思維是指根據事件發生的物理空間采取相應的對策進行管理的思維。例如,傳染病的經典應對方法“控制傳染源、切斷傳播途徑、保護易感人群”就是空間思維的體現,其核心就是物理隔離。

  因地點施策。同樣是火災,發生在居民樓就必須把救人放在第一位,要保證救援通道的暢通;發生在森林就把控制火勢放在第一位,要保證消防人員的安全和盡量減少國家和人民財產損失。

  因范圍施策。以新冠疫情為例,前期中國有外國沒有,則做好內部防控即可;中期中外都有,則既要內防擴散又要外防倒灌;后期中國很少外國很多,就突出防止境外輸入。

  因程度施策。例如傳染病,要分區分級、精準防控。根據病例多少,在不同地區劃分高中低三個風險等級,采取不同的防控策略。高風險地區采取內防擴散、外防輸出、嚴格管控策略;中風險地區采取外放輸入、內防擴散策略;低風險區采取外防輸入策略。

  五、科學思維

  一般認為,科學是一種專門的知識體系。應急管理既與管理學相關,又涉及某個專業領域的知識。領導干部可能懂一點管理學和領導學知識和某個專業領域的知識,但應急相關的專業知識就不一定懂。當然,也不需要都懂,只要有科學思維即可。

  充分尊重科學。科學是老老實實的學問,來不得半點調皮。首先要尊重科學事實,在弄清事實之前不輕易下結論。這次疫情中,就出現了一些打著科學旗號的不嚴謹甚至錯誤的結論,如“未發現人傳人”“有限人傳人”“雙黃連預防新冠”,等等。一方面要反對教條主義,不簡單照搬前人的方法來應對重大事件;另一方面要反對經驗主義,不簡單按照以往的經驗來應對現在的事件,要從實際出發采取相應對策。這次疫情中,西方一些人固執地認為健康人不用戴口罩,政府也支持這種觀點。也許應付一般的流感,這種觀點不算太錯。但中國的研究表明,新冠病毒潛伏期有傳染性、無癥狀感染者也有傳染性,不戴口罩就大大增加了暴露的風險。然而,很多人還是固執己見,或者麻痹大意,結果紛紛中招,損失慘重。

  善于借助專家。專家咨詢是應急管理中的重要一環。正是在專家的幫助下,這次中國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正確措施,包括武漢封城、全國各地啟動應急響應、全民禁足、建立方艙醫院等,使得國內疫情較快較好地得到控制,為世界防疫贏得了2個月的寶貴時間,并能騰出手來支援國際防疫戰。而英美等國聽不進專家建議,不顧國民生命健康,一意孤行,釀成大面積感染的嚴重后果,也給世界疫情防控帶來巨大危害,至今連綿不絕,波濤洶涌,教訓非常深刻。

  六、法治思維

  對于政府而言,法無授權不可為,一切行政行為要于法有據。對于重大突發事件,國家已經制定了相關法律法規,包括專門法律法規和相關法律法規,在應急管理中應當自覺遵守和嚴格執行。當然,隨著形勢的發展,應急法規需要不斷完善。

  加強應急法規的學習。領導干部可通過多種渠道、采用多種形式學習應急法規,例如國家普法教育在線平臺、黨校(行政學院)的應急法規培訓課程、相關部委網站有相關資源,等等。值得注意的是,學習過程中應克服形式主義的傾向,主動學、認真學、系統學、深入學,以備不時之需。特別是相關部門領導,例如應急管理部門、衛生管理部門等,要深入研究相關領域的應急法規,成為懂法的行家里手。

  加強應急法規的實施。這次武漢封城就是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的運用。該法規定,大、中城市的封鎖應由國務院決定,所以武漢無權決定封城,最后由李蘭娟等專家建議,國務院決定封城。該法還規定,應當對特定人員采取隔離措施?傮w來看各地的隔離措施是嚴格有效的,也有個別執行不嚴或執行過頭的現象,例如黃女士一路打通關從武漢到北京說明存在失職瀆職情況,隨意斷路封門又顯得執行過頭了。所以,應急法規既要嚴格實施,又要正確實施。

  加強應急法規的完善。對政府而言,法無授權不可為,這是對的。疫情中,武漢市長辯稱沒有獲得法律授權,所以不能發布疫情信息,也有一定道理。說明現行法律還不夠完善。目前,生物安全法規缺乏、傳染病疫情信息公布制度尚不健全、媒體預警和輿論監督保障制度不完善、政府應急管理快速反應機制不完善,應盡快推動生物安全法出臺,盡快完善各項應急管理法規。例如立法授權地方政府直接發布疫情信息,保障自媒體發布真實信息的的自由,懲罰隱瞞疫情的單位和個人,懲罰誤導大眾的不實報道,依法打擊各種謠言,等等。

  加強應急管理黨內法規建設。黨員領導干部除了遵守國法之外,還必須遵守黨內法規。目前黨內還沒有一部專門的關于應急管理工作的法規,相關內容散見于多部國家法律和黨內法規,還不夠系統和完善。當前,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處于爬坡過坎階段,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風險挑戰前所未有,應急管理工作在黨的工作中的地位越來越重要,應適時出臺關于應急管理工作的黨內法規,加強黨對應急管理工作的領導。

  七、系統思維

  系統思維就是把局部放在全局中去把握,考慮問題的各方面和各方面的問題。應急管理中尤其要加強系統思維,避免攻其一點、不及其余,要堅持重點論和兩點論相統一。

  突出重點。應急管理中,事件發生的中心地帶就是管控的重點。這次疫情中,黨中央作出了武漢封城、重點打好武漢保衛戰和湖北保衛戰的決策,把主要傳染源控制在武漢和湖北,然后調集全國的醫療資源支援武漢和湖北,集中優勢兵力打殲滅戰,經過兩個月的奮斗,基本控制了疫情,堪稱把握重點的經典案例。在疫情防控中,我國還突出了保障生命健康這個重點,而不是個人自由。失去了健康甚至生命,個人自由也就不存在了。一些西方國家把個人自由放在第一位,結果付出了健康與生命的慘重代價。這就說明,在一定的條件下,重點只有一個,而不能想當然。

  統籌兼顧。這次疫情中,在打響武漢和湖北保衛戰的同時,其他省份也紛紛拉響了警報,積極開展防疫活動,外防輸入,內防擴散,配合武漢和湖北抗疫,這就是統籌兼顧。同時根據疫情的嚴重程度不同,有序復工復產,開展生產自救活動。一面防疫,一面復工復產,兩手抓,兩手硬,這就是統籌兼顧。在國內疫情得到基本控制的同時,我國積極援助世界各國抗疫,因為全世界已經是一個廣泛聯系、相互依存的命運共同體,中國好世界才好,世界好中國才好,沒有哪個國家能夠置身事外、獨善其身,只有團結協作、共同抗疫才有出路,這就是統籌兼顧。

  應急管理的七種思維不會自動生成,要靠艱苦學習和扎實訓練獲得。所以,平時就要當戰時,多學習、多實踐、多訓練,不斷加強應急管理思維,提高應急管理能力。有了金剛鉆,不怕瓷器活。一旦面對突發事件,就能游刃有余、有效應對。(作者系長沙市城市建設科學研究院院長)

【編輯:高峰】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18年有什么赚钱的好项目 山西11选5跨度走势图 pk10赛车345678计划 今晚福建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最可靠的十大理财平台 陕西快乐10分彩票 宁夏11选五中奖规则 甘肃快3开奖记录 海南体彩环岛赛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单选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