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新聞內容
負債千億 股權凍結 華晨汽車還能撐多久?
北京青年報 發布時間:2020年09月09日 15:18
北京青年報 2020年09月09日 15:18

  負債千億 股權凍結 華晨汽車還能撐多久?

  2020年,回暖與淘汰賽在汽車市場同時上演,特別末位淘汰的節奏正在加快。不僅賽麟、拜騰等造車新勢力爆雷,力帆、眾泰等銷量歸零,華晨汽車這個老牌汽車品牌,即使頭頂寶馬光環,也走到了退市的邊緣。

  從7月開始,華晨汽車就陷入“股債”風波中,背負千億元負債,多筆股權被凍結,即使有寶馬這個利潤奶牛存在,缺錢也已經成了不爭的事實。而更加嚴峻的是,華晨汽車旗下三大自主品牌缺乏造血能力,無法為華晨汽車轉身提供可能,旗下中華和華頌兩大自主品牌7月銷量均為零輛。

  面對狀況頻出的局面,不禁要問,過度依賴寶馬的華晨汽車還能撐多久?

  債務危機壓頂:債券價格異動 負債超千億元

  8月28日,華晨汽車旗下“18華汽01”“18華汽03”和“19華汽01”發生偏離估值較大的價格異動。而在此之前的兩天內,華晨汽車接連被大公評級以及東方金城兩家評級機構列入觀察名單。

  8月26日,大公評級將華晨汽車及“17華汽01”“18華汽債01、18華汽01”和“18華汽債02、18華汽02”列入信用觀察名單。

  8月27日,東方金誠也將華晨汽車主體信用等級AAA、“18華汽債03、18華汽03”“19華汽債01、19華汽01”和“19華汽債02、19華汽02”信用等級AAA列入評級觀察名單。

  其中,大公評級認為,華晨汽車銀行授信額度下降,未使用授信額度小,面臨一定融資壓力。同時,公司多次被列入被執行人,涉及多項股權凍結事項,面臨的法律風險持續上升,或將對融資能力進一步產生不利影響。

  東方金誠表示,第一,公開市場近期爆出多個關于華晨集團流動性緊張的消息,旗下多只債券在二級市場成交價格連續出現大幅下跌,子公司金杯汽車相關股權凍結。

  據查證,8月12日,華晨汽車旗下多只債券在二級交易市場大跌,一度出現盤中臨時停牌。其中,18華汽01、18華汽02、18華汽03等多只債券跌幅均在15%-20%之間;19華汽01跌幅更是高達28.65%。

  8月13日,華晨集團旗下17華汽01、18華汽01、18華汽02、18華汽03、19華汽01、19華汽02、19華集01、20華集01債券發布公告,稱自2020年8月13日起進行交易方式調整,僅在上海證券交易所固定收益證券綜合電子平臺上采取報價、詢價和協議交易方式進行交易。

  同一天,華晨汽車在香港的上市子公司華晨中國股價也出現暴跌,盤中最大下跌14.3%,創下2019年8月以來的最大盤中跌幅。當日收盤報收于7.58港元/股,下跌8.78%。

  需要注意的是,債券和股票同時下跌,都反映了投資人對華晨汽車的債務問題和流動性的擔憂。

  東方金城給出的第二個原因,是華晨汽車面臨融資壓力。數據顯示,2020年3月末,公司銀行授信總額為325.65億元,其中未使用授信額度為23.68億元,較2019年末下降34.15%。目前,公司由主要債權銀行組織成立債權人委員會以一定程度上保障其再融資能力。

  此外,東方金城認為,華晨汽車有息債務規模較大。據悉,截至2020年3月末,公司全部有息債務為674.72億元;其中,2020年8月-12月和2021年公司到期及回售的債券金額合計分別是13.73億元和65億元。

  總體來看,截至今年一季度末,華晨集團總負債超過千億元,達到1226.75億元,占比資產總額1754.37億元的69.93%,遠高于行業平均水平。其中,有息債務占總負債的比例超過一半以上,短期債務金額為483.96億元,長期債務金額190.75億元。短期債務占比過高,使得華晨汽車集團存在不小的短期償債壓力。

  此外,企業預警通數據顯示,華晨汽車共存續15只債券,存量規模為175.73億元,其中13.73億元將于一年內到期,101億元將于1-3年內到期,61億元將于3-5年內到期。3年內到期債券占比超過六成,意味著華晨汽車短期內面臨著較大的還本付息的壓力。

  身處糾紛漩渦: 5家公司10筆股權被凍結

  除了債務問題,華晨汽車還陷入股權凍結和法律糾紛的漩渦之中。

  公開資料顯示,今年7月以來,華晨汽車集團所持有的至少5家公司10筆股權,均被相關法院凍結,金額高達15億元,時間最多長達三年。

  其中,華晨集團所持有的沈陽金普產業發展有限公司兩筆1.75億元股權,在2020年7月7日分別被上海金融法院凍結,凍結期限均為2023年7月6日。7月17日,華晨集團所持遼寧華晟汽車零部件有限公司的5000萬元股權,被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凍結。

  不僅如此,今年7月28日至7月30日之間,華晨集團持有廣發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權分別出現了四筆凍結,股權數額為1.749億元、1.749億元、1.49億元、7405.6793萬元,執行法院為上海金融法院。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股權被凍結之外,華晨汽車還涉及大額法律訴訟,以及多家公司申請財產保全。特別是,華晨汽車與天風證券存在法律糾紛,導致下屬公司金杯股份被申請凍結,凍結原因為財產保全。

  具體來看,“20華晨01”主承銷商的天風證券8月發公告稱,已經起訴華晨集團及其關聯公司沈陽華益新汽車銷售有限公司(“沈陽華益新”),不是追討承銷費,而是追討原先跟沈陽華益新約定好的、購買華晨債的7000萬元資金。

  此外,朝陽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沈陽分行此前也已申請對華晨集團采取保全措施,并于7月27日收到法院判決,凍結華晨集團賬戶存款6億元或查封等額財產。

  7月30日,就團圓網絡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申請對華晨集團進行財產保全一事,法院裁定,凍結被申請人華晨集團銀行存款481.4萬元或查封其同等價值的財產。凍結銀行存款的期限為1年;查封、扣押動產的期限為2年;查封不動產、凍結其他財產權利的期限為3年。

  千億負債纏身,10筆股權被凍結,華晨汽車的經營存在很大的資金缺口,已是不爭的事實。而令人遺憾的是,華晨汽車的信任度也在減弱。2020年4月至8月,華晨汽車已經有17次登上被執行人名單。再次印證了華晨汽車缺錢的現實。

  事實上,華晨汽車早已意識到自身缺錢的事實,并通過拋售股權的形式來緩解資金壓力。7月14日,華晨中國發布公告稱,其控股股東華晨汽車已與遼寧交通投資訂立戰略投資協議,擬向后者出售公司4億股股份,華晨汽車將由此獲得32.8億港元資金。此外,5月22日,華晨中國向遼寧省交通建設投資集團出售該公司2億股,相當于公司已發行股本總數的約3.96%。

  不過,顯然,拋售股權所得資金并沒有緩解華晨汽車自身的債務問題。

  自主造血能力缺失: 中華、華頌銷量歸零

  而華晨汽車面臨的最緊要的問題,不僅僅是眼前的股債糾紛,畢竟身后還站著寶馬,而是自主品牌本身沒有造血能力。無論是短期還是長期來看,自主品牌都無法為華晨汽車帶來可觀的收益以及支撐下去的希望。

  具體來看,華晨汽車旗下中華、華頌以及金杯三大自主品牌的銷量無一樂觀,尤其是中華與華頌,甚至已經被市場邊緣化。

  乘聯會數據顯示,7月,華晨中華與華晨華頌兩大品牌的銷量均為零輛,僅金杯銷售了1600輛新車。這樣的銷量表現,甚至不及造車新勢力。7月,蔚來汽車、理想汽車和小鵬汽車的銷量分別為3533輛、3533輛和2532輛。

  曾經,中華品牌旗下不僅擁有早期的尊馳以及中華駿捷FRV、駿捷Wagon、駿捷CROSS、駿捷FSV等駿捷系列車型,還出現過H330、H530、H3、H230、H220、V3、V5、V6、V7等十余款車型。如今,中華品牌官網顯示的在售車型僅為中華V7、V6、V3、H3、H530出租車五款。去年《北京青年報》走訪4S店時,銷售人員就已經表示門店以后只賣V7和V3。

  由于產品線過于薄弱,同時又缺乏支柱型產品,導致華晨中華今年上半年銷量僅為3186輛。而月均銷量只有三位數的緊迫狀態,意味著華晨中華確實到了危急時刻。

  如果說中華正處于危險邊緣,那么華頌幾乎名存實亡。

  數據顯示,華頌不只是7月份的銷量為零輛,而是截至目前,整個2020年的銷量都是零輛,在2020年沒有賣出去一輛車。

  事實上,華頌自2014年成立以來,只推出了華頌7一款在售車型,且在終端市場一直表現平平,年度累計銷量從未過萬。在車市下行的2018年和2019年,銷量直接降至1000輛左右。數據顯示,2015年-2019年,華頌7的銷量分別為6898輛、4514輛、4067輛、1069輛、1184輛。

  華晨汽車當時耗資26億元歷時三年打造的華頌品牌,已經走在了淘汰的邊緣。沒有新車計劃的華頌,能否堅持下去還是個未知數。

  相比華頌一直沒有起色的市場表現,金杯可謂是高開低走。

  成立初期,金杯曾以每年增長50%的速度發展,并連續19年位列中國商用車市場銷量第一,一度成為輕客銷量神話。如今,光環褪去,金杯上半年總銷量僅為7661輛。

  三大自主品牌,竟沒有一個能夠拿得出手,華晨汽車怎么了?要知道,華晨汽車可是一個可以追溯到1949年的老牌汽車品牌,如今卻淪落到月銷只有千輛的困境。而比之起步更晚的吉利、長城等自主品牌則在品牌建設、技術研發、產品上新以及銷量方面均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過度依賴寶馬: 5年利潤輸血269.2億元

  華晨汽車這個曾經赴美上市第一股的卻步不前,與其對寶馬的過度依賴分不開。

  2003年,華晨汽車與寶馬聯姻,之后便開始走上了資源整合的造車路:保時捷調校的底盤,與寶馬合作的發動機,意大利設計的外殼,加一起車就造好了。這種簡單的思路,很長時間內主導了華晨汽車的造車規劃,導致華晨汽車在技術上過度依賴寶馬。

  缺乏自主研發能力的華晨汽車,不僅推出的產品節奏慢,而且數量不斷減少。這也就導致了華晨汽車與其他自主品牌,特別是一線自主品牌的差距越來越大,最終,在產品競爭力上逐漸被邊緣化,在銷量以及利潤貢獻上越發乏力。

  華晨汽車發布的2020年上半年業績報告顯示,華晨中國今年上半年營收14.5億元,同比下降23.85%,凈利潤則為40.45億元,同比增長25.24%。

  在營業收入大幅下滑的情況下,凈利潤不降反升甚至是營收的3倍,毫無意外,主要還是得益于華晨寶馬的利潤貢獻。官方報告顯示,華晨寶馬上半年實現凈利潤高達43.83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23.4%。如果去掉從華晨寶馬得到的利潤分成,華晨中國今年上半年的其他板塊總體虧損達到3.4億元。

  而這已經不是華晨寶馬第一次以一己之力撐起華晨汽車的利潤。數據顯示,2011年至2019年,華晨寶馬每年為華晨汽車貢獻利潤額在17億-76億元之間,凈利潤占比平均在94.9%至119.6%之間,特別是近5年,寶馬的利潤占比一直維持在110%左右。

  根據華晨中國公布的財報顯示,2015年至2019年,華晨寶馬為華晨中國貢獻的凈利潤分別為38.23億元、39.93億元、52.33億元、62.44億元和76.26億元。5年的時間里,華晨寶馬向華晨中國貢獻了269.2億元,且利潤貢獻規模不斷擴大。

  如果將華晨寶馬所貢獻的利潤從華晨中國的業績中扣除,2015至2019年,華晨中國自主板塊在過去5年間分別虧損3.3億元、3.1億元、8.6億元、4.2億元和8.6億元。也就是說,5年間,自主品牌虧損近30億元。

  2018年10月11日,華晨中國汽車發布公告出售華晨寶馬的25%股權,使于交割后(預期將不遲于2022年進行),華晨寶馬汽車將分別由沈陽金杯汽車及寶馬實益擁有25%及75%。屆時,華晨寶馬向華晨汽車輸送的投資收益將減半,實際控制權也將向寶馬集團靠攏。

  當時,華晨汽車此舉便引發行業劇烈反響,業內普遍擔憂失去寶馬一半利潤之后華晨汽車該如何生存。

  如今,隨著債臺高筑、股權凍結、銷量歸零、自主虧損等問題不斷出現,在沒有新車型、新技術支撐且資金緊張的情況下,華晨汽車自主品牌“自救”的可能性非常小。僅剩的兩年緩沖期內,“活下去”將是華晨汽車的唯一目標。

  文/溫沖

【編輯:黃詩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18年有什么赚钱的好项目 黑龙江11选5正规 dnf广八幸运28群 最安全的十大理财平台 色碟大小单双技巧 香港2020年六开彩资料精选 今天的股票大盘走势 便民3d开机号 山东群英会破解方法 东方6 1 中国体彩网 好彩1今晚开奖结果